古文學網

首頁 詩文 作者 名句 成語 典籍 小說 賞析 我的 手機版

壽天剛柔

作者: 佚名

  黃帝問于少師曰:余聞人之生也,有剛有柔,有弱有強,有短有長,有陰有陽,愿聞其方。

  少師答曰:陰中有陰,陽中有陽,審知陰陽,刺之有方。得病所始,刺之有理。謹度病端,與時相應。內合于五臟六腑,外合于筋骨皮膚。是故內有陰陽,外亦有陰陽。在內者,五臟為陰,六腑為陽,在外者,筋骨為陰,皮膚為陽。故曰,病在陰之陰者,刺陰之滎俞,病在陽之陽者,刺陽之合,病在陽之陰者,刺陰之經,病在陰之陽者,刺絡脈。故曰,病在陽者,名曰風,病在陰者,名曰痹,陰陽俱病,名曰風痹。病有形而不痛者,陽之類也;無形而痛者,陰之類也。無形而痛者,其陽完而陰傷之也。急治其陰,無攻其陽。有形而不痛者,其陰完而陽傷之也。急治其陽,無攻其陰。陰陽俱動,乍有形,乍無形,加以煩心,命曰陰勝其陽。此謂不表不里,其形不久。

  黃帝問于伯高曰:余聞形氣,病之先后,外內之應奈何?伯高答曰:風寒傷形,憂恐忿怒傷氣;氣傷臟乃病臟,寒傷形乃應形;風傷筋脈,筋脈乃應。此形氣外內之相應也。

  黃帝曰:刺之奈何?伯高答曰:病九日者,三刺而已;病一月者,十刺而已;多少遠近,以此衰之。久痹不去身者,視其血絡,盡出其血。

  黃帝曰:外內之病,難易之治,奈何?伯高答曰:形先病而未入臟者,刺之半其日。臟先病而形乃應者,刺之倍其日。此外內難易之應也。

  黃帝問于伯高曰:余聞形有緩急,氣有盛衰,骨有大小,肉有堅脆,皮有厚薄其以立壽夭,奈何?伯高曰:形與氣相任則壽,不相任則夭。皮與肉相果則壽,不相果則夭,血氣經絡勝形則壽,不勝形則夭。

  黃帝曰:何謂形之緩急?伯高答曰:形充而皮膚緩者,則壽,形充而皮膚急者,則夭,形充而脈堅大者,順也,形充而脈小以弱者,氣衰,衰則危矣。若形充而顴不起者,骨小,骨小則夭矣。形充而大肉胭堅而有分者,肉堅,肉堅則壽矣;形充而大肉無分理不堅者,肉脆,肉脆則夭矣。此天之生命,所以立形定氣而視壽夭者,必明乎此,立形定氣,而后以臨病人,決死生。

  黃帝曰:余聞壽夭,無以度之。伯高答曰:墻基卑,高不及其地者,不滿三十而死。其有因加疾者,不及二十而死也。

  黃帝曰:形氣之相勝,以立壽夭,奈何?伯高答曰:平人而氣勝形者,壽;病而形肉脫,氣勝形者,死,形勝氣者,危矣。

  黃帝曰:余聞刺有三變,何謂三變?伯高曰:有刺營者,有刺衛者,有刺寒痹之留經者。

  黃帝曰:刺三變者,奈何?伯高答曰:刺營者出血,刺衛者出氣,刺寒痹者內熱。

  黃帝曰:營衛寒痹之為病,奈何?伯高答曰:營之生病也,寒熱,少氣,血上下行。衛之生病也,氣痛,時來時去,怫愾賁響,風寒客于腸胃之中。寒痹之為病也,留而不去,時痛而皮不仁。

  黃帝曰:刺寒痹內熱,奈何?伯高答曰:刺布衣者,以火焠之;刺大人者,以藥熨之。

  黃帝曰:藥熨奈何?伯高答曰:用淳酒二十斤,蜀椒一升,干姜一斤,桂心一斤,凡四種,皆□咀漬酒中,用綿絮一斤,細白布四丈,并內酒中。置酒馬矢熅中,蓋封涂,勿使泄。五日五夜,出布綿絮曝干之,干復漬以盡其汁。每漬必晬其日,乃出干。干并用滓與綿絮。復布為復巾,長六七尺,為六七巾,則用之生桑炭炙巾,以熨寒痹。所刺之處,令熱入至于病所,寒復炙巾以熨之,三十遍而止。汗出以巾拭身,亦三十遍而止。起步內中無見風。每刺必熨,如此病已矣。此所謂內熱也。

猜您喜歡的典籍:
© 2019 古文學網 | 免責聲明 | 意見箱 | 糾錯 | 申請收錄 | 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 | 桂ICP備15004247號
湖南幸运赛车今天开奖查询